电竞

【山水】清流三烈女传记(小说)_a

2020-01-16 12:20: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门三烈事……机会遭逢,曲折变幻,出人意表,岂非造物默操其权,为了芜藤滩中一重公案也哉?

──明·南直隶嘉定县知县万任《三烈续序》

一邂逅南京城

张宾禄,其先吉安人,占籍铜仁,梧州别驾刘仁姻侄也。商寓金陵,资本耗折,穷无所归。仁适为南京兵马,一见遂收之,衣食费用,待如犹子。──明·万历《铜仁府志·孝义·张宾禄传》

明正德十四年(1519)冬十二月,陪都南京城繁华的闹市中,一队马队急驰而过。尘埃起处,行人纷纷向两旁闪开,其中一个人躲闪不及,被马队撞倒在地,负痛地大叫一声:“哎哟妈也!”

马队中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听到叫声,不由一愣,心想好熟悉的铜仁乡音,叫了声“停!”勒转马头,在被撞倒在地的人前翻身下马,扶起那人问道:“听你口音,该不是本地人吧?”

“小的张宾禄,”那被撞倒的人听出军官说的是铜仁乡音后,便用纯正的铜仁乡音回答:“是贵州铜仁府人氏。”

“噢!”军官双眼一亮,转身对跟来的几个随从说道:“王世昆,李永禄,你们二人先扶张先生回去,找个郎中好生看看伤,待我回来说话。”

王世昆等人带张宾禄回到五城兵马司的内署客厅,由在路途中请来的一位银髯飘飘的郎中给张宾禄把脉看伤。那郎中将张宾禄脱臼的右臂复了位,站起身对张宾禄道:“先生伤势已无甚大碍,只是受了一点表皮伤而已,敷点金创药、将息几日即可。”

张宾禄等人谢过郎中,由李永禄送郎中回去,顺便去买金创药,王世昆则在客厅陪张宾禄喝茶说话。

“不知军爷可否知道,今天那位将军叫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是何缘故?”张宾禄陪着笑脸,向王世昆问道。

因指挥使吩咐叫找个郎中好生看伤,故王世昆也不敢怠慢,客客气气地反问道:“当时指挥使都同张先生说了些什么话?”

“指挥使?那位将军就是南京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

“这南京城东西南北中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正是我家老爷。”王世昆的脸上不禁得意洋洋:“我家老爷姓刘,名仁,字恕斋。单听这名字,就知道我家老爷自幼就是受的‘仁义为本、宽恕为怀’的教诲了。现今虽说是做了这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却仍不失儒家风范,待人仁义着呢!嗨!又扯远了,当时指挥使都同张先生说了些什么话?”

“当时他只问我不是本地人吧,我就说我是贵州铜仁府人氏。”

“这就对了!这一路我就寻思,我家老爷决不会平白无故地把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带回家中,果然这其中大有渊源呢!”

张宾禄听得似懂非懂,如堕五里云雾中,急忙问道:“这里面究竟有何奥妙,还望军爷晓示一二。”

“张先生不必叫小的军爷,小的姓王,名世昆,张先生如不嫌弃,叫我一声王兄弟,就是小的高攀了。”

“岂敢岂敢!”张宾禄连忙抱拳谦让。

“哎哟哟!”王世昆慌得又是抱拳回礼又是忙着请张宾禄落座。忙乱了一阵后,才继续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家老爷也是贵州铜仁府人氏。先生同我家老爷再怎么说也是乡亲──”王世昆边给张宾禄添茶边继续说道:“我家老爷听说先生是贵州铜仁府人氏后,立马叫我等带先生回家,看来是有心认这门乡亲的。张先生今后的好处长着呢!以后兄弟有什么做得不到的地方,还望先生多加关照,能帮兄弟说一两句话,就是兄弟的福气了。”

说话间,李永禄从街上买药回来了。王世昆一边同李永禄帮着给张宾禄敷药,一边向张宾禄介绍:“这位兄弟姓李,名永禄,因我兄弟二人粗通文墨,又蒙老爷提携,总夸我们办事机灵,故常常得以在老爷身边服侍。”王世昆又向李永禄介绍了张宾禄同指挥使是乡亲关系,李永禄也忙不迭地请张宾禄今后多多关照。

“既然张先生同老爷是乡亲,何不现在就请郭夫人出来同张先生说话!”李永禄一提议,王世昆马上叫李永禄到后厅去请郭夫人。

“夫人就是夫人,怎么又叫郭夫人呢?”张宾禄不解地问。

“事情是这样的:我家老爷在老家有两位夫人,一位已仙逝,一位还在老家;在南京也有两位夫人,一位张夫人,南京人氏,是近年在这任上娶的,虽说年轻,却也人情练达,同郭夫人处得和和睦睦的;另一位郭夫人,湖广五寨司人氏,是随老爷从铜仁来任上的,素得老爷欢心。按说应该称郭夫人为三夫人,称张夫人为四夫人,但老爷不这么叫,大家也乐得顺老爷的心思,都用姓氏称呼了。”

郭夫人听说来了一位乡亲,欢喜得顾不上要丫环扶持,快步来到客厅。

张宾禄见那郭夫人,二十五六的年纪,不施脂粉,更显得仪态端庄。张宾禄忙上前见礼,郭夫人也忙还了一个万福。

二人见过礼后,落座说话。郭夫人问起铜仁的某某某某,有张宾禄认得的,也有不认得的。当问起铜仁的某某某时,张宾禄说是本房的堂叔,并说了堂叔家的一串串人名。郭夫人听得眉开眼笑,打断张宾禄的话语,抚掌笑道:“这可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还认不得一家人呢!”

听了郭夫人解释后,张宾禄才知道,刘仁留在铜仁的那位夫人,原来就是张家的姑娘。

张宾禄想不到不仅同指挥使是乡亲,而且还是姻亲,心中也十分高兴。同郭夫人理起辈份来,张宾禄矮一辈,便尊郭夫人为姑姑。想不到张宾禄的一声“姑姑”,竟把个郭夫人欢喜得眼睛笑成了弯豆角,一面忙叫人吩咐厨下备酒,一面叫丫环翠云去请张夫人、 、公子都出来同张宾禄见面。

不一会,张夫人等一干人来到客厅,张宾禄见那张夫人,不过十七八岁的光景,张宾禄虽然比她大几岁,也还是上前行礼,叫了一声“姑姑”。张夫人见宾禄彬彬有礼,也是欢喜,忙不迭地还了礼。

郭夫人叫过 公子,一一向张宾禄作了介绍。 芳名辰秀,十四岁。两位公子,一个叫刘时复,是刘仁的侄子,今年十二岁,人称大公子;一个叫刘时举,年方九岁,人称小公子。张宾禄见 公子一个个眉清目秀,聪颖过人,且和自己十分投缘,张哥哥长张哥哥短地叫得十分亲热,自然也是满心欢喜。

说话间,刘仁回到客厅,听说张宾禄和自己是亲戚,乐得眉开眼笑,说自己一听到张宾禄的那声“哎哟妈也”的铜仁话,就预感到和自己有缘,想不到果真如此。

“老爷,你们这几天搞得满世界鸡飞狗跳的,到底因何缘故?也不怕有人说你们骚扰百姓。”

“骚扰百姓!这时候谁还敢说骚扰百姓?只要不出差错,便是满南京文武官员的祖宗积德了。”

“听您口气,莫不是万岁爷真的要到南京来了?”

“不是万岁爷要来,差不了几天就要过年了,谁个还愿在这十冬腊月满城跑马!唉!前不久听说万岁爷在杭州的龙凤酒店宠幸了李凤姐,四下都在悄悄传说正德皇帝‘游龙戏凤’的故事呢!原以为万岁爷总会在杭州缠绵风流些时日,殊不料前几天却有八百里加急说万岁爷要来南京。要真来了也好,到时候有那一班京军挡着,总比我们在这里瞎折腾强。”

“自古道:‘伴君如伴虎’老爷可要小心谨慎才是。”郭夫人不无担心地说道。

“要是小心谨慎就能平安无事,那可真是谢天谢地啦!”刘仁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现今咱们这位万岁爷,可真是天下第一难伺候的主呢!咱这万岁爷,十五岁登基时就立了夏皇后,后宫的宫娥彩女,也够他消受的了。谁知前年八月出巡宣府(今石家庄市宣化区),江彬、许泰这一帮小人,帮他找了几位民间姑娘,竟使圣上象上了瘾一样,老是想着外出打野食呢。今年三月,又闹着要出游江南。文武百官为谏阻此事,竟被圣上将寺正周叙等三四十人下狱锦衣卫,撰修舒芬等一百多人被罚跪午门五日,最后还被杖于阙下,最可怜的是金吾卫都指挥张英,自刃以谏,竟被鞫治杖杀。”

刘仁呷了一口茶,对张宾禄说道:“这些话,只可关着门一家人说说,要是被东西厂和锦衣卫知道了,那祸事可就大了呢!”

张宾禄说:“这个侄儿自然晓得。”

刘仁继续说道:“今年六月,偏偏江西的宁王朱宸濠又造反,让万岁爷得了理儿,自封为“威武大将军”,命安边伯朱泰为副将军,偕提督军务太监张忠等为前锋,率京边骁卒数万南下。这朱泰就是许泰,同江彬一样,一个封为安边伯,一个封为平虏伯,都是被万岁爷收为义子,赐了国姓的。圣上耽乐嬉游,昵近群小,这江南此后只怕是不得安宁了呢!”

“那朱宸濠不是被王都堂生擒了么?”郭夫人忍不住插了一句。

刘仁苦笑道:“嗨!提起王都堂生擒朱宸濠,更是一言难尽,说不清楚了呢!”

“反贼被擒,大功告成,还有什么说不清楚的呢?”张宾禄更是不解。

“说起咱们这位王都堂,也算是一个异人呢。据传其母娠其十四个月才生,当夜王都堂的祖母梦见神人从云中送下一个小儿,故给他起个名字叫‘王云’。这王云五岁还不能讲话,后有异人替他改名为‘守仁’,才开了口。”

张夫人听得全神贯注,这时才开口道:“世上果有这等奇事?”

刘仁道:“这都是传言,谁知是真是假。不过这王守仁饱读诗书,在阳明洞讲学多年,世称阳明先生。弘治十二年中了进士,官拜兵部主事。正德元年冬,宦官刘瑾逮捕南京给事中戴铣等二十余人下狱,王守仁等上疏急救,激怒了刘瑾,将王守仁廷杖四十,谪为无品级的贵州龙场驿丞。正德十一年八月,因兵部尚书王琼素奇守仁之才,才擢其为右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当时,南中盗贼蜂起,谢志山据横水、左溪、桶岗,池仲容据利头,相互称王。与大庚陈曰能、乐昌高快马、郴州龚福全等,攻剽府县,为害地方。王都堂南征北战,终于扫平了这数十年巨寇,远近惊为神人。今年六月,宁王朱宸濠造反,王都堂历经三十五天的苦战,最后才将朱宸濠生擒。”

刘仁看看左右,见无外人,这才继续说道:“谁知圣上听信小人谗言,竟想让王都堂放了朱宸濠,好同朱宸濠在鄱阳湖再打一仗呢!咳!为平定朱宸濠造反,大小百余仗,也不知死了多少将士,自古以来,哪有把真刀真枪的打仗当儿戏的呢?王都堂见上书献俘,止帝南征不行,便到钱塘找到提督赞划机密军务的张永张公公,极言江南困敝,不堪六师兵扰。好在这位张公公,一则是天生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正德初年,就因同刘瑾不和,竟在万岁爷面前奋拳殴打了刘瑾一顿;二则王都堂原是反刘瑾的,而张公公则也是凭擒宁夏安化王、诛刘瑾起的家,彼此也算是一条道儿上的人,这才接收了囚禁朱宸濠的槛车。”

郭夫人听说张公公接了囚朱宸濠的槛车,喜道:“这就好了!”

“事情哪会这么轻易了结的。”刘仁苦笑道:“万岁爷见张公公收了槛车,颇为不悦。张公公道:放虎归山,虎大伤人,万岁忘了当年狎虎的教训么?万岁爷想起当年狎虎被伤的事,这才无话可说。可那许泰、张忠,一则恨收朱宸濠,又奈何不了张公公,二则王都堂上书中又有“请黜奸谀”的话,便竟为蜚语,隔三岔五地找王都堂的岔。先是故意纵京军冒犯,或呼名谩骂,王都堂不为动,反而善抚之。京军谓王都堂爱我,无复犯者。忠、泰又欲敲诈王都堂,说:‘宁王府富厚甲天下,今所蓄安在?’王都堂说:‘宸濠异时尽以输京师要人,约为内应,要查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那许泰、张忠都是受过朱宸濠贿赂的,这才气慑不敢复言。后又轻王都堂一介文士,强行要其比箭,意欲羞辱。殊不料我们这位阳明先生,饱览兵书,又善骑射,当时三发三中,一时竟无人敢再挽弓,京军也欢声雷动。你们想想,王都堂以文臣用兵制胜,扫平积年逋寇,平定孽藩,尚且谗言构煽,祸变叵测,咱这小小的五城兵马司,岂敢去靠一个‘小心谨慎’侥幸了得!”

说话间,王世昆来报酒菜已备好,刘仁道“唉!躲脱不是祸,是祸躲不脱,不说它了,真要有人找岔,操心也没用。咱们给宾禄接风要紧。”

席间,张宾禄将自己随父从铜仁回祖藉江西吉安府继承家产,近年来又受“无官不商、无人不商”的影响,带了银两来南京做生意,不料血本无归,有家难回,以致流落异乡的情况向大家诉说了一番。

刘仁道:“世风如此,也难怪贤侄误入此途。自圣上开了四品以上官员可以经商的禁后,近年经商竟盛行成风。不过自古道‘生意买卖眼前花,锄头落地是庄稼’,这经商弄不好就资本耗折,到底不如种田稳当。”

张宾禄忙道:“姑爹教诲得是。”

郭夫人道:“贤侄也不必自责,年轻人谁不想出来闯荡闯荡呢!贤侄如不嫌弃,就在兵马司住下。都说这年头‘种肥田不如告瘦状’,我看随便帮你姑爹在衙门做点什么事,也不见得会比其他营生差。”

张宾禄回头见刘仁也在点头,忙谢道:“姑爹姑姑肯提携侄儿,那是侄儿天大的造化呢!”

从此张宾禄便在兵马司住下。那刘仁待宾禄如同亲生儿子一般,衣食费用,照应周全。阖府上下,也都称宾禄为张公子。

二遇贼芜藤滩

夜逢暴客芜藤滩,弱息孤孀欲脱难。

一片冰心萌止水,千秋侠骨障狂澜。

共 20047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清流三烈女传记】小说以明代为时代背景,以指挥使刘仁的沉浮为主要线索,用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引出了惊心动魄的“三烈女传奇”报仇雪恨的事件。刘仁本来要上任梧州府,可天有不测风云,他得病而亡。郭夫人只好办完丧事带领家眷离开梧州返回故里铜仁,不想路遇劫匪,郭夫人和张夫人怀抱幼儿和女儿投河自尽,保全烈女贞洁。同乡张宾禄告知官府救出刘仁失散的儿子刘时举。刘时举人少胸怀大志,学业优秀,立志要报仇雪恨。最终,因得功名近权贵,得以有机会为死去亲人报仇。以歹徒的头颅血祭“三烈女”。为家人报仇雪恨,也算为当地百姓除暴安良。小说故事饱满,人物刻画细腻传神,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可读性极强。推荐共赏!问好阿志!【山水神韵:春华秋实】

2 楼 文友: 2015-10-09 05:41: 0 阿志你好,很精彩的传奇小説

 楼 文友: 2015-10-10 04:48:04 杨老师的文笔O( _ )O好,

小儿便秘吃什么药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手指戳伤怎么恢复
汉森四磨汤不适用人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