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食人魔的美食盒第五百四十章权力的游戏

2020-01-25 04:2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五百四十章 权力的游戏

食人魔、牛头人、纯血兽人、掠食性半兽人、巨魔、矮人……

这些都是刀塔大陆上天生的战斗种族。尤其是食人魔与牛头人,几乎根本不需要做任何锻炼与修行,只要能够吃饱喝足,成年后都拥有堪比一支标准配置的人族冒险小队的强悍战力。

虽然在诸神封印解离超越四阶之后,这种差距就会被迅速拉近,在同是五阶这个档次上,天生体质羸弱的人族与这些天赋强横的种族相比,实力已经没有什么本质差别了,再往上,虽说只是伪圣域,但是人族怎么说还不时有人能够触摸到六阶那道坎,而亚人族在这方面就开始逐渐被人类拉开差距了。

在巴尔扎克老公爵的私人决斗场上,此时就一字排开站着四头浑身毛发足有一尺多长的黑色牛头人。

牛头人虽非掠食习性的半兽人,但是天生强壮无比的体格,坚韧的耐力,不错的繁殖力带来的可观数量,再加上极易进入狂化的天性,令杂食性的牛头人部族甚至拥有着更胜于掠食性半兽人的总体实力,只是因为牛头人在非狂化状态下那种随和容忍,与世无争,甚至称得上是迂腐蠢笨的受虐性格,让他们经常沦为苦力与奴隶。

眼前这四位牛头人战士,就是身经百战的角斗士,他们的实力全都超过三阶,这对于亚人族,尤其是死亡率超高的亚人族奴隶来说,可是极其罕见的情况。从他们手上拿着的长度普遍超过两米五的超重型武器来看,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的攻击与破坏能力。

一般来说,这样的一个牛头人角斗士,在黑市上或拍卖场上绝对能够卖到三千金币以上,而同时凑齐四个,更没有几万金币是绝对拿不下来的。

而这四名堪称“角斗场终结者”的牛头人的对手,却只是一位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的少年,人族少年。

老巴尔扎克很满意眼前这场比赛,无论是角斗士还是他的观赏台。老公爵屁股下面坐的那张“椅子”,来自于同是骷髅会的某位大佬的馈赠,她曾经是某个小国艳名远播的皇妃,在国破家亡之后便辗转被卖到帝都黑山,然后被“加工”成现在这个样子。

而老公爵正观赏的角斗表演的其中一方主角,刚巧就是这位皇妃的长子。这强壮的小伙子刚来时才十三四岁,青涩稚嫩地好像个少女,在被老公爵玩厌之后直接交给经验丰富的调教师训练,这不,才不过三年多的时间,再次见到时他已经是一位浑身遍布伤疤,有着一身猎豹般强健肌肉的合格角斗士了。

老巴尔扎克很满意这位少年战士看自己时的目光,尤其是看到他身下坐着的椅子时,那恨不得想要用牙齿嚼碎自己血肉吞食的冲动直接扑面而来。

想来,正是出于这种恨意,才让他能够撑过训练师那听上去就觉得不可能完成的残酷课程,在短短三年多时间内跨越无数的瓶颈,达到很多同龄贵族少年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触及的高度,然后再次站到自己的面前吧。

只要一想想这可爱少年不久之后即将面临的命运,老巴尔扎克就觉得浑身兴奋,尤其是幻想这孩子三年多时间日思夜想的事情,在他以为即将成功的时候,再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希望彻底幻灭的那一刻,只要幻想他那时脸上的表情,老公爵就兴奋地开始喘息,甚至早就已经死去多年的那一部分身体,也开始有了要重新“抬头”的感觉。

这是老公爵最大的兴趣,但是作为一名拥有最古老高贵血统的贵族,他当然不会因为自己的小小兴趣而出现失礼不雅的举动,尤其是当着客人面的时候。

在老公爵的身旁坐着另外两个人,一个非常年轻,俊美的好像天上的星辰,而另一个看上去却比老公爵还要更老一点,身上洋溢着即便是浓厚的化妆品也无法完全遮掩的死气。但不管怎么说,能够陪着老公爵坐在这里,欣赏着这种成本高到不可思议的角斗表演,本身就意味着这两位客人那绝不会平凡的身份。

“老巴,你调教的这个小伙子很不错啊,年纪轻轻就能够拥有接近四阶战将的实力,难得是还有张漂亮的脸蛋,就这么被毁掉,你真的不觉得心疼吗?无论我怎么看,他都不可能是我带来的那四头牛头人的对手啊,他虽然潜力不错,但毕竟现在的他可还不是五阶战王。”

那个快要死掉的老人一开口,老公爵几乎能够感觉到身下椅子传来的那种心痛与哀伤,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那位皇妃并没有真正死去,或者说不能完全算是死去,她只是被死灵魔法加工处理,变成游离于生死之间,即不算生者,也不算亡者的“奇异物件”而已,从某种角度来讲,她甚至算是拥有了半永久性的青春与不死。

“美丽完美的事物,被彻底摧毁的那一刻才是最令人兴奋的,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巴萨老爷……”老公爵脸上带着笑容,虽然是在回答身旁的老巴萨,但是目光却转而望向身旁的年轻人,轻笑着说道:“戴维斯太子殿下,我相信您的父亲,我们伟大的杜隆塔尔陛下也一定会赞同我的想法,因为在我看来,他在这方面做的甚至比我更好。我为了今天这场表演足足准备了三年多时间,而那位陛下,他为了毁灭那颗妖艳的宝石,公开屠宰大陆第一美人,他又准备了多长时间?”

老公爵身边坐着的年轻人,豁然正是现今帝国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帝国的皇太子,戴维斯·尼伯龙根。

面对老公爵这赤裸裸地试探,戴维斯皇太子仅仅只是淡淡一笑,说道:“那位阿曼达伯爵,尽管他的确很有一点名气,但是他毕竟只是出身于卑贱的刽子手家族,别说是古老高贵的血统了,严格说起来,他甚至都不能够算是一位真正的贵族,只是因为我父亲的宠爱,才赐予那与他的身份完全不相符的地位和权利,而现在,我的父亲想要将那份荣耀收回,想来他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可是,我怎么听说,那卑贱的刽子手家族,那些姓修文的小家伙们,最近可是不太安分啊,难得陛下将处决‘家族污点’这样崇高的荣誉赐予他们家族,可她们竟然辜负了陛下的信赖,竟是想要弄些什么事情出来的架势。”

戴维斯的眉头皱了皱,他是应邀前来欣赏这场角斗表演的,虽然早猜到这帮老家伙肯定是有所企图,但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直接,显然骷髅会已经掌握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已经不满足于在这场帝都风云中仅仅只是充当一位看客。

对于“骷髅会”,帝国皇室一直都是又爱又恨,之所以爱它,因为几乎每一位成功登上那至高王座的皇帝,背后都有“骷髅会”这支帝国最古老的秘密结社的影子。而之所以会恨他,则是因为任何一位帝国皇帝,甚至包括现今宝座上那位恐帝暴君在内,都无法逃出骷髅会的种种掣肘与干扰。哪怕杜隆塔尔大帝是极少数打败过骷髅会支持的皇位竞争者,成功登上王座的最高统治者也是一样的命运。

区区一个刽子手出身的下级伯爵,哪怕是深受大帝的万千宠爱,曾经一度权倾朝野,不可一世,但在骷髅会这帮阴影大佬的眼中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像这样的小人物,在帝国的历史上不知道出现过多少个。他们的崛起与覆灭,在这些骷髅会大佬眼中,都像是一场灿烂的烟花而已,可如今老巴尔扎克竟然死咬着阿曼达伯爵,死咬住刽子手修文家族不放,就连戴维斯太子都开始怀疑,这帮老家伙是不是掌握了连自己都不知晓的特殊情报。

但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帝国皇位的交接,几乎不可能逃出骷髅会的干扰,他这位第一顺位皇位继承人看似距离那至高权位仅仅只差一小步,那就是那位恐帝暴君的死亡。

然而戴维斯太子十分清楚,他这第一顺位是怎么来的,在杜隆塔尔大帝继位之后,在戴维斯皇太子前面还曾出现过三位“第一顺位继承人”,两位叔叔和一位姐姐,然而他们都没能熬到那位恐帝暴君的驾崩,戴维斯当然不想成为“曾经的”,或是“第四个”第一顺位继承人,所以他只能选择接受这些老怪物主动向自己递上的橄榄枝。

心中有了决断,戴维斯才缓缓地说道:“其实诚实的讲,就连我都摸不清我父亲,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现在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宠信一位刽子手也就算了,可他竟然准备正式迎娶那种‘东西’作为一国之母,在我看来,即便是已经是被人在背后称为‘疯王’和‘暴君’的父亲,在处理这件事情上也实在是有些草率了。”

戴维斯皇太子是在赌博,曾经击败骷髅会支持的皇位候选人,成功登位的杜隆塔尔大帝一直与骷髅会互为眼中钉,而这些年中,杜隆塔尔大帝也确实以近乎发疯,但却又刚好能够达到骷髅会容忍极限的手段,铲除了几位骷髅会正式成员,而假手之人正是那位阿曼达·修文伯爵。甚至帝都贵族圈中一致认为,阿曼达的公开处刑,正是那位大帝为了平息骷髅会的怒火而主动作出的牺牲。

戴维斯皇太子想要成功登上皇位,无非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博得皇帝父亲的喜爱和信任,二就是获得骷髅会的支持。

本来第一种选择才是最保险的,然而对于那位拥有诸多负面称号的父亲,戴维斯心底里一直有种说不清楚的恐惧,这种恐惧不仅来自于这位父亲的嗜杀与疯狂,更来自于戴维斯对父亲行为的无法理解和难以预料。

似乎任何常理,任何“理所当然”的事情都无法套用在他的父亲身上,杜隆塔尔大帝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与那些贵族豢养的分析师们做出的判断结果大相近庭,而这其中也包括戴维斯皇子。

与其冒着随时都有可能弄巧成拙,不慎激怒大帝的风险去吸引父亲的好感和重视,还不如转而投向那帝国最古老的秘密结社,反正这些老不死的心中的想法,他们的欲望和目的全都清晰明确的写在脸上。与成功坐上那张象征至高权力的椅子相比,未来就算是向这帮老混蛋们稍稍妥协一些东西,让出部分皇室利益并非是什么无法容忍的事情。

荆门市石化医院怎么样
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回医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承德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石家庄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洛阳男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