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魔仙至尊 第五十三章 宿命之敌联手战

2020-01-17 00:02: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仙至尊 第五十三章 宿命之敌联手战

正文

落日城上空,一把红色天刀轰然落下,在其下方,一个白发青年,好似飞蛾一般,却以流星之势冲向天刀!

“破浪斩天”zǐ凡面容扭曲,碧血剑疾驰而飞,十道,二十道,转眼就是五十道海浪剑气带着螺旋力向前冲去,zǐ凡低吼,毛孔有血丝渗出,虽然修为提高,但是百道海浪剑气还会对zǐ凡造成不小的负荷!眨眼间就是百道剑气轰然而出。

“爆!”百道剑气好似融合成一,轰然自爆,螺旋力急速爆发,好似一个快速吹起的气球,极限下,突然自爆,但这自爆却堪堪将天刀阻拦,只是使天刀略微暗淡!

“百家裂空”zǐ色剑气带着强劲挤压之力划过天际,紧随其后便是那破魔古琴的铿锵之音!好似万马奔腾,又似巨人的咆哮,两者交织在一起,撞向那天刀!

“轰!”剑气碎裂,天刀红芒一顿,但其上的吞噬之力却是将这zǐ天剑气尽数吸收!再一次落下!

“风动术!”zǐ凡低吼,刹那间六道飓风骤然出现,更有一道模糊的飓风紧随其后!六条风龙冲向天刀,咔咔之声不绝于耳,但还是无法阻止那天刀!这天刀就像是索命的镰刀,不将zǐ凡灭杀,不会停止!

“万剑归一!”zǐ凡狰狞低吼,牙龈几乎被咬碎,身化万道剑气,刹那间形成一把百丈的巨大剑气。瞬间,一刀一剑撞击在一起,没有轰鸣声,正所谓物极必反,两者的相撞没有产生一丝波动。但一息之后,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化魔子更是身形爆退,他没想到zǐ凡竟然可以再天刀之下坚持这么长时间!

好似彗星相撞,一道极目之光轰然爆开,天地失色,风云倒卷。zǐ凡身融剑气,在剑气遇到天刀的一刻,无数剑气轰然碎裂被那天刀吸收,爆开的同时,zǐ凡的剑气迅速被吞噬!眨眼间只剩下一丝!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瞬间,zǐ凡的胸前散发出白色的光芒!沉寂依旧的万道罗盘漂浮而出,竟然出现在天刀之下,在这光芒之下,那天刀竟然出现了一丝哀鸣,一丝红芒被万道罗盘吸收!这天刀依旧有那吞噬之力,但却没有了灵性!期内之灵空有灵身,却失去了灵智!那天刀哀鸣一声,快速倒退,竟然飞回了化魔子的手中。

犹豫是那极目强光所致,化魔子并没有发现刚才发生了什么,只看见天刀哀鸣,自己心神一颤,好似失去了什么一般,天刀一闪,回到了手中!依旧是那把奇遇所获的魔刀,但化魔子总感觉此时的天刀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再看向远处,zǐ凡衣衫破碎,鲜血淋漓,但却未死!

“这万道罗盘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宝物!”zǐ凡思索,在那常谷江上可以吞噬赵龙施展的风动术,吸收一丝风之力!但自己施展之下,这罗盘却没有丝毫动静,这一次遇到这天刀,zǐ凡感觉这万道罗盘中好似多了点什么,但仔细观察下却什么都没有!若不是罗盘的突然举动,此时zǐ凡早已死在天刀之下!

“倒是小看了你!”化魔子冷哼,身形急速前冲,天刀微扬,就要再次出手,只见此时,zǐ凡的左方波纹出现,一名化神初期的修士显化!一看来人,zǐ凡双目收缩!那独特的丹凤眼,好似玩世不恭的笑容,zǐ凡永远都不会忘记!百剑山庄端木涯!当年结丹后期的他已然是化神初期!

“我们又见面了!”端木涯看了一眼zǐ凡,眼中微不可查的一缩,他没想到当年的结丹中期修士也是修为大增,达到了元婴后期圆满境!

“端木涯,难道你想帮这zǐ家少主?”化魔子手中的天刀略微一顿,看向端木涯,想不说两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天魔道与百剑山庄现在属于联盟势力,若他们两人打起来,一定会使得两方的关系出现裂痕!一个是核心子弟,一个是后起之秀,都是门派重点培养的对象。但化魔子心中却是没有太多顾虑,若端木涯硬是要帮助zǐ凡,别说是联盟关系,即便是身属同门,即便端木涯也是当世天骄,他也要将其轰杀!

端木涯看了一眼zǐ凡,并没有回答化魔子的问话,但其头顶却是出现了一轮弯月!端木涯用行动证明了他来此的目的!弯月之下,端木涯变得宝相庄严,一丝丝银光将其笼罩!这就是银月王,入世以来,未尝一败!虽然是化神初期,但银月一转,难寻敌手!化魔子一声冷哼,手持天刀,红芒将其包裹,好似一个红色的火球冲向端木涯!

“记住,这是你欠我的!”端木涯的声音带着一丝冷酷,身形微动,瞬闪消失!这是天骄之间的化神战!两人瞬移之下,身影时隐时现,红芒弥漫,银光闪烁,瞬间两人就交手上百回合!端木涯之所以能与化魔子交手,就是因为其特异的银月!早已没落的端木世家,传承之术!

只见天空之中,好似两个光球在碰撞,一红一银碰撞出绚丽的火花!zǐ凡略微调息,他只是因为自己元力过于空虚,才使得自己受伤,那天刀并未对其造成什么实体伤害!zǐ凡盯着天空中的两人,就在这两人出现的一瞬间,zǐ凡破空而起!

破魔古琴响起阵阵铿锵之音,将整个战场笼罩,化魔子只感觉自己又一丝的心神不宁,若是平时他可以不理会这噪音,但是此时,同时天骄的端木涯,步步紧逼之下,这噪音却是让他一阵大乱!

“魔刀,阿鼻地狱!”化魔子瞬间抽身,只见那红色魔刀突然消失,一缕缕红色光芒瞬间将zǐ凡和端木涯笼罩在内,zǐ凡只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出现在地狱中,四周阴风阵阵,更有那鬼哭狼嚎之音,使得zǐ凡心神大乱,好似有重锤击在心脏!心脏的跳动频率加快,就像是随时都可能爆开一般。zǐ凡低吼,魔气瞬间临身,第二分身刹那间占据身体的指挥权,疯狂的眼神,zǐ凡要将这红芒吸收!

阿鼻地狱正是化魔子的意境显化,其所修意境正是魔杀之道!以残忍冷酷入道,以血腥之气祭练己身,在嗜血好杀影响心神,成就魔杀之道,残忍至极的意境之道!此时的端木涯目光凝重,银月流转,好似没有听见四周鬼哭之音,狭长的丹凤眼闪过精光,其头顶的银月突然动了!

“银月一转,极剑!”一把银色长剑瞬间从银月中冲出,直冲天际,与此同时,zǐ凡的第二分身突然一声咆哮,张嘴一吸,大片红芒被其吞噬!两个人虽然被困化魔子的意境之中,但端木涯的银月意境,与zǐ凡的魔气吞噬同时爆发,硬生生将这阿鼻地狱破开!一银一zǐ,两道光芒冲出红芒,一轮银月与一道zǐ凡剑气同时轰向化魔子!两人虽然没有连过手,但两人的意识与反应却是出奇的一直,趁你病要你命!

天刀横空,将两道攻击尽数拦下,化魔子盯着前方的两个青年,他若拼着重伤杀这两人不难,但若想轻松取胜,他却做不到,除非用红魔传下的秘宝!但这秘宝是为了不久之后的生死大战准备的,带着不甘的眼神,化魔子怨毒的看了一眼端木涯,迈步下,波纹出现,身影瞬间消失,向要杀这两人有很多机会,所以他没有必要现在拼个鱼死破。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zǐ凡看来,虽然端木涯帮了自己,但zǐ凡不认为端木涯会有如此好心,专程来帮助自己。这一次zǐ凡却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你只能死在我手里!”端木涯的眼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看着zǐ凡。

“我帮你,是要你欠我一个人情,还有,可别死的太早,让我失望!”端木涯狭长的丹凤眼闪过一丝高深莫测的精芒,他也是身形不停,向着南方行去!

“不久的将来,中部将会因为我们这年轻一辈沸腾,我不希望没有你!到那时众多老怪都会出世,到时你若还是这般弱小,zǐ家之仇你就别想报了!”端木涯的声音在zǐ凡的脑海中突兀响起!

“这一次的确是我欠你的!”zǐ凡低语,心神一动,炎兽出现,zǐ凡盘坐其上,向着极北的方向行去,虽然他现在还不明白不久之后将发生什么,但zǐ凡有一种感觉,中部即将有大事发生,这一定与众多门派之中老辈修士隐匿身形有关!但就是不知道这些所谓的天骄在其中又扮演什么角色!zǐ凡理不出头绪,正如端木涯所说,他还是太弱,他可以瞬杀小门小派的同辈修士,可以越级击杀普通的化身修士。但是大势力的传承子弟,哪一个不是人中之龙,哪一个人没有逆天造化。想要以弱制强,跨阶段而战,几乎是天方夜谈。

zǐ凡已经决定,找到冰莲莲心,让媚儿苏醒之后,就去感悟那意境之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自己有自保之力,一切都将变得云淡风轻!

北京肛肠医院挂号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治疗癫痫病安庆哪家医院好
贵阳哪里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深圳得了妇科病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