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恶魔就在身边 00612 作死双人组(第一更,求月票)

2019-10-17 20:25: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恶魔就在身边 00612 作死双人组(第一更,求月票)

“陈,白雪驯化好了吗?”

“白雪?你给它取名白雪?”陈曌扭过头看向白化美洲狮。

“怎么?不好吗?”

“好,很好听的名字。”

反正又不是自己的名字,谁爱叫白雪叫白雪。

不过,如果他们将来有了孩子,绝对不能让法丽取名。

绝对不能让她取名。

不然的话,孩子应该会恨他们一辈子吧。

“白雪,过来。”

白雪一脸茫然,叫谁呐?

“萨麦尔,你告诉它,以后它就叫做白雪了。”

喵喵——

白雪慢悠悠的走过来,想要舔陈曌。

白雪的舌苔上布满了倒刺,大部分猫科动物都有类似的舌苔。

虽然不会刮伤陈曌,不过陈曌怕伤到法丽。

“法丽,以后你别让它舔,不然的话,会划伤皮肤的。”

陈曌抱着白雪的脖子,看着它的眼睛:“它看起来是白化种。”

“什么意思?”

“白化种和白化病属于两种类别。”陈曌说道。

其实白化种属于隐性遗传疾病。

身体里缺乏酪氨酸酶,而酪氨酸酶又是合成黑色素的主要原料。

所以即便有黑色素细胞,也无法合成黑色素。

患者主要特征体现在皮肤、毛发以及眼睛虹膜上。

另外一种白化病同样是遗传病,而且遗传基因较为常见,携带有白化病基因的人大约1:70,发病率则是1:17000。

一般从眼睛上能够分辨出这两者的区别。

白雪就属于白化种,它的瞳孔是红色的,瞳孔因为缺乏黑色素,所以颜色也非常浅。

而白化种很怕阳光,受不了长时间的光照

,主要是因为身体缺乏黑色素的保护,阳光会对他们的身体和眼睛造成一定的伤害。

白雪,公主。

好像也蛮配的,可惜物种不同,性别又相同。

“它的毛真柔软。”法丽轻抚着白雪。

其实手感也没有好多少,仅仅只是因为它初来乍到。

当初公主初来乍到的时候,同样是非常的受宠。

只是时间久了,感觉就淡了。

可是又因为熟悉了,就像是熟悉的人在一起久了,彼此都会变得随意起来。

不会再如最初那样,抱着公主喊着,你真乖,你真棒。

公主也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

如今法丽是对白雪充满了好奇,等将来熟悉了,估计也会和公主一样。

法丽抱着白雪玩,陈曌则是坐到外面看韦斯特发过来的行动计划。

行动计划很简单,就是利用裘拉格特制的魔法地雷。

能够瞬间造成大范围的破坏,即便是灵体也豁免不了的伤害。

另外还有魔法喷火器,燃料里加入了魔法磷,同样对灵体有着有效的杀伤力。

不过这需要一个人先进入枫叶社区内,将恶灵引诱出来,引到陷阱里。

只是这个前去引诱的人,显然是非常的危险。

陈曌倒是不怕,可是他不想去。

自己可是会长,这种粗活让会长做?

如果自己真的接下了这个任务,那就就是纯粹的二五零。

当然了,这个计划整体来说还是挺靠谱的。

“对了,劳伦特今天不在吗?”

“他去找老朋友喝酒去了。”

不用猜,肯定是去找阿桑德了。

……

“老东西,再来。”

在一个小码头上,劳伦特和阿桑德已经喝的酩酊大醉。

周围全部都是易拉罐,也不知道他们喝了多少。

眺望着海平线上的夕阳,美如诗画的火烧红云,总能给人无穷遐想。

“唉,过去的那些家伙要是在的话就好了。”阿桑德感叹的说道。

“阿桑德,你知道帕梅拉的事情吗?”

“帕梅拉?自从她退出后,我只知道她十几年前结婚了,然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了。”

“那你知道她死了吗?”

“死了?怎么可能,她比你还小几岁,怎么会?”

“感染了什么病。”劳伦特低沉的说道。

阿桑德坐在轮椅上,许久不说话。

虽然脑袋昏昏沉沉,可是他的思维并不混乱。

“我说我前几天看到了帕梅拉的灵魂,你信吗?”

“少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我去了她死的时候住的地方。”劳伦特说道:“应该说是她先联系我的,别问我为什么鬼能给我打。”

“她住哪里?”

“好像是叫枫叶社区的地方,不过那个地方有点恐怖。”

“法克,我才不相信有什么鬼。”

“要不我们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遇到她。”劳伦特说道。

“你敢我就敢。”

“那就过去,这里似乎距离那个地方也不远。”

劳伦特推起阿桑德的轮椅,就朝着枫叶社区的方向过去。

劳伦特和阿桑德到了枫叶社区外,劳伦特咽了口口水,这一路上冷风吹的,他酒醒了不少:“就是这里,你敢进去吗?”

“法克,我这些年哪里没住过,这种破烂的无人社区也是经常入住,有什么好怕的。”阿桑德的声音很大,完全没带一点怂的。

“里面可能真的有鬼。”

“老东西,这才几年,你就变得更个娘么似的,你要怕就自己滚蛋,老子自己进去,老子要找帕梅拉,如果真的能遇到她的话。”

“谁怕了?我可不怕。”

劳伦特毕竟是真的遇到过帕梅拉,所以他还是有点怂的。

可是这时候,再怂也要上。

不然的话,就真要被阿桑德鄙视到死。

反正那是帕梅拉,帕梅拉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这时候,天色已经有点小黑了。

劳伦特推着阿桑德进到社区,几分凉意袭来。

阿桑德一个哆嗦,酒也醒了不少。

这个社区给人的感觉,确实是非常的不舒服。

“怎么还没到帕梅拉的家?”

“怎么?你怕了?你要是怕了,我就推你出去。”

“谁怕了?你以为我是你这个怂包吗。”阿桑德的嗓门提高了叫道。

“就在前面那座。”

劳伦特指着远处依稀可见的白色小洋房说道。

到了小洋房前,劳伦特上前去,敲了敲门。

“帕梅拉,你在吗?我和阿桑德来看你了。”

屋内一片漆黑,劳伦特看的有点毛毛的。

“劳伦特,推我进屋,外面有点冷。”

钦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中山治疗性病医院
淮安性病医院哪家好
钦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中山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