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阿拉德之剑 第二百四十五章 所谓忠诚

2020-01-16 15:1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阿拉德之剑 第二百四十五章 所谓忠诚

“可是,这样下去,我们会陷入劣势的”多蒙船长顿时就急了,“不,甚至是会被逼入绝境”

作为一名在天空云海驰骋多年的船长,被尾巴吊着有多么危险,他再清楚不过了。

只要结合了飞空艇前进的方向,对照云海地图上浮岛的位置,再比照一下各大航线和季风气流,便能容易能够推测出飞空艇在未来几天之内要经过的区域。届时,只要从就近的浮岛纠结一批飞空艇,便能够迅赶来。

别看现在只有一艘飞空艇,或许明天早上,这个数字就会变成三艘、五艘

更可怕的是,很可能还会有一些飞空艇,直接埋伏在前方空域之中,布下天罗地,就等着猎物撞上去。

所以,在遇到尾随者的第一时间,飞空艇就必须加,然后降低飞行高度,进入到茫茫云海之中,想方设法摆脱对手的追击。

但现在呢?

这个对空战一窍不通,连常识都没有的下界人类,不仅对自己指手画脚,竟然还自顾自地出自取灭亡的命令,他以为他是谁?

就算船长再怎么忌惮,这下也不能忍了。

“抱歉,刀锋先生,但我已经决定了,立刻加。这艘飞空艇的船长是我,也只有我,才能带着大家脱离险境,然后完成运送货物的任务”多蒙船长沉下了脸来,以生硬的语调说道。

自己做出的是最正确的决定,况且,维多利亚小姐一开始就指定了,自己才是决定航路的那个人,就算最后打官司到东家那里,也绝对是自己占理才对

多蒙船长如此坚信着。

但下一刻,他的动作马上就停下了,简直就好像是被冻结了一般。

一声清脆的响声,米狄腰间的光之利刃“烈日”,缓缓出鞘了三寸。

“不好意思,不过多蒙先生,您似乎还没搞清楚,现在唯一有资格号施令的,只有我一人而已。”米狄将手按在剑柄之上,淡淡地说道。他的声音不大,然而却很自然而然地透露出那种唯有上位者才有的生杀予夺的威严感,令人不由地心生敬畏。

过了好几秒,多蒙船长才勉强克制住内心的恐惧,伸出手指着米狄,愤怒地说道:“你这是打算背叛维多利亚小姐么”

在这种情况下,这位船长都敢于正面对抗自己,也算是条汉子了。

只不过,看起来他脑子显然不是那么好使,否则,也不会被派来和自己这个外人一起,充当诱饵的差事了。

米狄在心中想着,冷声一笑,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问道:“多蒙先生,说老实话,这条飞空艇上,其实并没有载货吧?”

多蒙船长没有回答,然而脸色却是骤然一变,在米狄的眼里,这已经等同于答案了。

“根据我的猜测,那个老管家多半是给你安排了一条航路,然后告诉你,货物要在靠近大风暴区的某个秘密港口上取得,然后等得到货物后,再折返回去,沿着一条全新的航路才能抵达目的地,是不是?”米狄不依不饶地追问。

“你怎么知道的?”多蒙船长咬牙切齿地道,他本不想回答,但既然隐瞒不住,那也没有办法了。

“果然。”米狄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有了多蒙船长的证实,米狄的所有推测,便终于有了证据。

自己和这条飞空艇,果然正是诱饵。在那个老管家隆德所指出的航路上,当然不可能有什么货物,甚至那个靠近大风暴区的秘密港口都未必存在,这本就是一条伪装的虚假航路,唯一的目的就是充当诱饵将敌人引走而已

只不过,就算是充当诱饵也好,米狄必须要达成自己的目的。

如果真的按照多蒙船长的策略,一头冲入云海之中去,搞不好还真的让敌人跟丢了,那接下来,无论真正的货物是运到还是没运到,维多利亚的计划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和米狄没什么关系了。

迷失在了云海深处,还要怎么去关注局势的展?

所以,他必须让这条箭鱼飞空艇依然保持巡航度,只有这么做,才能继续挥诱饵的作用。

等到那些敌人都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聚集过来后,米狄自有办法赢得胜利,进而抓住几个俘虏,想方设法搞清楚整件事的真相。

虽说这么做也未必能够顺利得到进入大风暴区的方法,但无论如何,搅混罗斯柴尔德商会内斗的这潭池水,总比身处局外要好多了。

于是,在米狄如同暴君般的强硬命令下,飞空艇便仿佛什么都没生一般,继续沿着既定航路前行着。

自然,尾巴也一直在五公里外远远吊着。

一天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到了第三天,原本,米狄以为差不多要进入到激烈的战斗阶段了,鱼和鱼饵谁更强大,将会在今天分出胜负。

然而,战场终究是千变万化的,就算是身为天才指挥官,精于计算的米狄,也没能料到,事态竟然会如此展——

那条原本紧随在米狄后面的飞空艇,非但没有招来同伴,反而竟然绕了一个半圆,掉头一百八十度,就这么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毫不犹豫地掉头而去

包括多蒙船长在内,所有的船员,都放下了那颗从昨天起就一直吊着的心脏,松了口气。

唯有米狄,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一群嗜血的鲨鱼会放过就在眼前的诱饵,掉头就走?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现了更大、更美味的猎物。

什么样的猎物,能够让它们连吞掉鱼饵这种顺手而为的事情都抛下?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维多利亚o罗斯柴尔德。

那位商会的大小姐,终究没能靠诱饵引开敌人,怕是此刻已经落入圈套之中了吧?

不过,这对于本就抱定心思要浑水摸鱼的米狄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想到这里,米狄的嘴角,不由地微微扬起了一丝笑容。

“立刻转向,全跟上去。”他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

“什么?”多蒙船长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好不容易,对方竟然放过了自己,还要再跟上去?这个黑黑眸的人类青年,该不会是说漏嘴了吧?

“全跟上去。”米狄重复了一遍,声如磐石,不容半点动摇。

而当多蒙船长与几十名船员在米狄的日月双剑之下,不情不愿地开始转向之时,隶属于维多利亚o罗斯柴尔德本人的旗舰“独角鲸”号上,也正上演着一处逼宫的好戏。

维多利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一向毫不掩饰对自己爱慕之情的伊达克,竟然投靠了自己的几位兄长

原本,维多利亚已经策划好了一切,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步骤,她都精心进行过了演算,并且准备了多个预案,为的就是能够在兄长们的打压下,能够维持住自己的势力,进而实现翻盘,从而掌握整个商会

别看现在兄长们了巨资,将维多利亚压得死死的,各处投资也都呈现下滑趋势,但维多利亚可是早有准备,她暗中藏下了整整一船的精炼抹香鲸香料。

只要能够将这一船香料运送出去,运到天空云海彼岸的商圈中进行贩卖,那么很快,资金便会得到回笼,然后迅周转起来,接着,更是可以在兄长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反过来将其击溃

送出一艘价格高昂的箭鱼飞空艇,还专门聘请米狄这名竞技场新贵坐镇,就是为了拿出一个足够分量的诱饵。

只要兄长们的围捕舰队上钩,哪怕只要几天时间,维多利亚便有足够的把握,将香料运出去。

因为她手中,掌握着罗斯柴尔德商会最重要也最秘密的一条航路——香料航路。

这是一条能够直接穿过大风暴区的航路。

整个天空云海唯一的一条

但遗憾的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周密的计划,这棋盘之上精细无比的布局,竟然直接就被这么野蛮粗暴地掀翻了

被这个愚蠢的伊达克

“为什么?”维多利亚以颤抖的声音问道,一双美丽的碧绿色眸子,冷冷地盯着对面的枪炮师。

“因为我爱你,维多利亚。”伊达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正面对上了女孩的视线,然后这样回答道。

这个答案令维多利亚倍感困惑,于是,伊达克自嘲地笑了笑,这才继续说道:“我很清楚,维多利亚小姐,您并不爱我,而且就算您对我有好感,一个护航队长,又怎么可能娶得上底蕴深厚的罗斯柴尔德商会的大小姐?不,我甚至连入赘的机会都没有,所以……”

“所以,你就投靠了大哥和二哥了?”维多利亚终于有些弄懂了对方的思路。

“没错。”伊达克点了点头,“我已经得到了他们的书面承诺,只要能够将你的计划、你的坐标汇报过去,那么等到他们掌握全局之后,便会公开宣布,是我在激烈的空战之中,拯救您于危难之中,更是保住了罗斯柴尔德商会的名声与财富。我会成为英雄,进而,顺理成章地得到您。”

多美美妙的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啊。

维多利亚在心中这样想着,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自己千算万算,唯独却忘记了一件事——

所谓忠诚,和那疯狂的爱慕,终究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中山市陈星海医院预约挂号
嘉兴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牛皮癣医院哪好
南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镇江哪家妇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