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古井集團改制讓MBO走開

2019-11-09 09:42: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古井集团改制让MBO走开_酒类专题_产业经济

集团改制很有信心 “当时在众多的方案中,我没有选择管理层收购,一是没钱,当然有人说可以转弯,但如转弯,稍有不慎,一世英名就会毁掉再说就算转了一圈做成了,也活得不踏实,难免秋后算帐”“国企改革还在继续,但要进一步规范,因此,我对古井贡集团改制走向成功充满信心”全国人大代表、古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效金告诉,目前参与集团改制企业的已选定了3家,但“最后会在产权交易所挂牌进行交易,到时谁能折桂,现在可说不清但公司有个想法,希望进来的投资者能占控股地位,以求达到改制增加企业活力的目的,古井贡要想办法活得更好,更长久”古井集团旗下拥有30多个直接投资或控股的子公司,其中古井贡000596是中国第一家白酒类上市公司,古井集团持有它65.96%的股权,集团产业包括酒业、酒店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制药业、高科技等产业   在王效金看来,只有在古井经营还好的时候解决其体制问题,所谓“靓女先嫁”,才是古井今后走得更稳的关键,对古井拥有深厚感情的王效金把这视作其生命的延续   最终,古井的改制方案设计是引进一个投资方进行控股,管理层和员工也持有一部分股权的方式——将古井集团的不良资产剥离之后,保留优良资产,经过评估作价,以净资产为基数,让出60%股权给那家最终竞标成功的民营企业,余下40%作为职工持股购买这40%股权的资金来源包括:用其国有身份置换补偿金、工资结余、政府奖励、个人资金等   古井集团改制曾引起众多人的关注,不少的方案摆在王效金的面前,其中当然不乏MBO方案王效金回忆说,“两年前,一份MBO的方案放在我的桌子上两个星期,我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说‘不’主要是没底气,这底气一是指钱,我没钱当然有人建议用借钱来解决但我想,我现在54岁,最多还能工作6年,如果借的钱在我退休时能够还清,可以做但我肯定还不清可不能在退休时还负债未还”另外一个没底气是“把这么多的股权划到管理者头上,职工、股东还有国家,能平衡吗”对这一点,王效金认为更重要   去年,香港学者郎咸平挑起了国资流失的再一轮争论之后,国资委等4部门从去年8月起急令颁发《关于开展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检查工作的通知》,要求彻查国企改制、产权转让两大国有资产流失“命门”  “现在我的几个改制成功的大企业的朋友,坐卧不宁我们企业的职工则很庆幸现在公司里当初主张我做MBO的都服了,说‘幸亏我当时力挽狂澜阻止了此事’”  批判与再造

古井痛并成长着从2002年2004年,古井集团营业收入都是在13、14亿上来回徘徊,似乎总让人感到有点增长乏力,上市公司也一样作为大股东的董事长,王效金特有信心地告诉,“2005年后古井集团和上市公司都将会有另一种态势出现如果说今年上半年利润还有调整,下半年也一定会好”王效金解释自己的信心时说的话特有想象力,“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付出就会有收获”王效金介绍说,从1997年到1999年,古井便开始意识到增长乏力的问题“其中关键是什么呢最后,我思来想去终于明白了,还是个思想观念的问题我们如何看待市场经济的深化问题,用什么办法能够加快发展、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呢目前可能是我们干企业抢占市场、抢占资源的最好一次机会了,再过三、五年,可能这种机会就没有了,那就要在提高劳动生产率等方面下大功夫了所以,基于此,古井利用三年的时间开展了‘批判与再造’活动”   “实质上是用中共的优良传统和西方的技巧对古井贡人‘洗澡’,解决新老人员的交替,新老机制的更换”王效金告诉,到2004年七八月份,老人员基本上都下来了现在古井贡集团部门副经理以上的人员,50岁以上的只剩11人,“除了我只有两人在高级管理职位上”他解释说,任何一个企业尤其是成功的企业,创业者一般是企业的精神领袖,而当家人如王效金对于古井贡,就如王效金自己所言:“无论我承认不承认,都可以说是教父级的人物”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企业的发展,这些当年曾对企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却可能成为企业进一步发展的桎梏“稍有不慎,有可能带来不良后果”“必须在制度上解决这些问题三年里,古井痛并成长着结果比我想象得好,用另一种方式‘交权’”   一个简单的想法成就伟大事业改革开放十多年来,古井集团经过快速发展,已经从一家名不见经传、只有30多人的国家名酒小作坊发展到如今的大型企业集团   1985年王效金来到古井的时候,古井的总资产才不过1550万元,净资产也不过108.37万元,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翻了100多倍,古井的几大产业都已经做得不错,酒店业一年的营业额做到了4.5亿,房地产业也做到了3个亿,要是单独拉出来看,也都是大企业的规模了现在的古井集团已发展成为集酒业、酒店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制药业、高科技等产业为一体的国家大型一档企业   2004年古井集团的整体情况相当不错,全年共实现营业收入18.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30.9%其中,酒业增长了19.56%,酒店业增长了75%,房地产业增长44.8%,类金融业由于过去的基数比较低,增长了605.88%,翻了5-6倍其它经济指标也取得了一定的突破和进步,多元化发展呈现出强劲势头“‘批判与再造’才使得2004年获得了第一次突破我预计明年古井集团的营业收入有可能顺顺当当地突破20个亿这标志着古井基本上结束了多年徘徊的局面,企业发展迎来了一个崭新时期”而对于多元化的由来,王效金笑称是“一个简单的想法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他以古井集团中现在最值钱的就是酒店为例说,“八十年代古井贡一下挣了很多钱,不少现金趴在账上,总有部门想把它调走,再说我也必须考虑万一酒不赚钱了,怎么办做酒店”做酒店王效金“特有感觉”,他说,做一般产业做到几个亿都没感觉,但一个酒店放在那里,成就感特强当时合肥酒店29楼的旋转餐厅在设计时是没有的,王效金特别提出增加:“当时站在29楼上,眼泪就下来了”

(潘霓)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云南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