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崇祯重征天下第五百四十六章天作之合

2020-01-24 10:47: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崇祯:重征天下 第五百四十六章 天作之合

热带地区的天气説变就变,还没等朱由检和李贞妍享用这顿鲣鱼大餐,天就迅速地阴了下来.海上的风力也逐渐加大,平静了数天的大海再次咆哮起来,借着涨潮的势头,前仆后继地涌向海岸的礁石,激起数米高的巨大水花.

这时两人也没心思吃烧烤了,都瑟缩在刚刚建成的石头xiǎo屋内,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大雨降临.

很快,天边的隆隆巨雷就由远及近,在xiǎo岛的上空炸响.夜空中再次布满了蜿蜒天际,转瞬即逝的闪电,随即豆大的雨diǎn就落了下来,并迅速转为淙淙大雨.

二人躲在xiǎo屋内,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都在心中感到庆幸.幸亏这座xiǎo屋及时落成,那尖尖的屋dǐng对雨水有极好的抗拒效果,绝大部分雨水都顺着斜坡哗地流了下去.不过还是有少量雨滴渗过层层椰叶,滴到房屋之内.

尽管外面大雨,里面xiǎo雨,毕竟比毫无遮挡地被狂浇好多了.听着外面瀑布般的雨声,二人相视一笑,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有了大自然可以战胜的感觉.

突然,朱由检猛地一拍脑袋道:"糟了,火种!"

原来他只顾在屋中避雨,忘了对那三个藏火种的土洞加以防护.于是他赶紧冒着瓢泼大雨跑到土洞处,发现三个洞中的两个已经灌满了雨水,余火已经彻底熄灭;只有一个因为洞内比洞口稍高,雨水流不进去,还算保存完好.

朱由检这次可不敢大意了,他连忙搬来几十块石头,在土洞上房垒了一圈,尽量阻挡从山上冲下来的雨水;又在洞口处也垒起石头,只留下一个xiǎoxiǎo的孔洞,保持空气流通.

现在朱由检也不敢走了,就这么在原地守护着火种.李贞妍两次冲过来要换他回屋,都被他严厉地喝斥回去.因为李贞妍虽然伤口已经愈合,毕竟身体还有些虚弱,朱由检可不想让她再受风寒.

幸好热带地区的大雨都是强对流雨,虽然雨量充沛,但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半个xiǎo时,天上的乌云已经散尽,皎洁的明月重新挂在山巅.朱由检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又赶紧把那两个被雨水灌了的土洞清理干净,将火种一分为三,重新妥善放置进去.

等忙完这一切,回到石头xiǎo屋中时,朱由检又冷又饿,已经快累散架了.

好在他们还有一条大鲣鱼.这次换成李贞妍忙前忙后,重新在房前燃起篝火,很快将这条大鱼烤得外焦里嫩,香气扑鼻.把朱由检馋得口水长流,眼珠子都蓝了,多少天来,这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

李贞妍见他馋成这样,忙笑着将烤鱼递到他口边.朱由检二话不説就大嚼起来,甚至连鱼骨头都懒得吐,就那么生生嚼烂咽下肚去!

"别太心急了,xiǎo心让鱼刺卡住!"李贞妍见他如此吃相,忍俊不禁地提醒道.

朱由检这才猛然醒悟,不好意思地将已被啃掉一大半的鱼还给李贞妍,嘿嘿傻笑道:"只顾自己吃了,差diǎn给吃光了!贞妍你吃吧,香得很呐!"

"我不饿,还是你吃吧."李贞妍忙推辞道,她看出朱由检刚才一阵奔忙,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吃这diǎn东西是根本填不饱肚子的.

二人再三谦让,李贞妍就是不肯吃.最后朱由检没办法,只得一只手将烤鱼送到李贞妍的口边,一只手不怀好意地袭向她的胸部道:"你吃不吃?不吃我可要把这草背心拽掉了啊!"

李贞妍既惊且羞,只得老老实实地将鱼吃了.吃完二人四目相对,见双方都是满嘴油腻,脸上还沾着些鱼鳞鱼刺,倒跟个贪吃的xiǎo花猫相似,不禁都开怀大笑.

随后二人又喝了些雨水,尽管算不上干净,但烤得烫嘴的鱼肉下肚之后,再来diǎn清冽的天然饮品,还是感到踌之极,四肢百骸都轻松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朱由检兴致大起,非要拉着李贞妍一起出去散步,赏赏海岛雨后美景.李贞妍怕他太累,初时还不愿意去.朱由检却执意相邀道:"俗话説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万一咱们要是被这海岛一困很多年,变成老头老太太,每天不也得这么溜达溜达,活动活动筋骨么?"

李贞妍拗不过他,只得与他携手走出石头xiǎo屋.此时大海已经恢复了平静,柔和的波涛舒缓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发出悦耳的声音.朱由检极目远眺,见海天相接之处一片昏暗,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心中不觉黯然.

这时他想起了在登州苦盼自己归来的戚美凤,不知她现在在做什么?还有在秦王庄的蕊儿和包玉怜她们,离别了这么久,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身体可好?还有那不知所踪,多半芳魂已逝的李崇瑶,她是不是已经化为天上的一颗星星,此刻正默默地注视着自己?

朱由检一时百感交集,眼眶也湿润起来.恰好一阵海风吹过,雨后空气本来就凉爽,方才大雨之时,他那件草裙早不知掉落在哪里了,这阵xiǎo风一吹,本来就光光溜溜的他更觉凉意难耐.可他此时哪有什么御寒之物,只得佝偻着身子哆嗦起来,显得狼狈不堪.

突然他只觉后背一暖,一个柔软的躯体已经贴了上来.朱由检浑身一颤,只听李贞妍那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呢喃:".[,!]这样就不冷了…"

在这一瞬间,朱由检只觉大脑中发生了猛烈的爆炸,那道无形的屏障被炸得粉碎,再也不复存在.他猛地转身搂住李贞妍,又粗鲁地一把将她横着抱起,大踏步走下礁石.而李贞妍也只是一阵急促的呼吸,胸膛剧烈起伏,却并没有抗拒之意.

终于,在这个荒无人烟,甚至连在哪里都不知道的xiǎo岛上,朱由检和李贞妍冲破了那最后一道防线,紧紧地合为一体.此刻他不是王爷,她也不是翁主,他们只是一对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年轻男女,是大自然选择并见证了他们的结合.

武警广西总队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梁平县人民医院
阜阳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淄博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威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